2024年夏休

夏天已来临,我们的作曲家们也要短暂地休个假!

比如,为了从去年繁忙的诞辰150周年庆祝活动中恢复,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正在图中的卢塞恩湖上陪两个女儿塔季扬娜和伊琳娜一起行船。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周一发布 | Tagged | 发表评论

当空间再度紧张时——原作版封面苦乐谈

如果想要简短地描述一下亨乐出版社的乐谱,那么这样一句话就够了:灰蓝色的乐谱本,封面上没有任何装饰,仅有作曲家和作品名。其他出版社雇有庞大的装帧设计部门,会根据作曲家、时期或乐器的不同选用各不相同的字体、设计和插图,或至少变换封皮的颜色,而亨乐的乐谱始终由严格的“两B原则”一统天下:蓝色(德语blau)封皮,Bodoni字体。可以就此写一篇博客吗?当然!因为一方面,这种简约的设计风格的起源很有意思,另一方面,我们这些编辑也想要倾诉,有时在严格的版式规范所限定的短短几行标题里真正把一切表达清楚——或至少让读者一眼就能识别内容——是何等困难。 阅读更多

Posted in G·亨乐出版社, 原作版乐谱, 周一发布 | Tagged , , , | 发表评论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的第3钢琴协奏曲——不寻常的作品需要不寻常的解决方案

A·古特海尔出版社首印版乐谱,翻印版

最近几年里,恐怕没有哪部作品能让音乐家、顾客和经销商们如此频繁地催问我们,它的亨乐版乐谱到底什么时候出版……我们谈论的自然是钢琴音乐史上最“久经战阵”的伟大作品之一,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的d小调第3钢琴协奏曲op. 30。

这部长达1162小节的宏大协奏曲的编校工作确实花费了一些时间,但敝社的原作版钢琴缩谱(HN 1452)已于2023年8月发售——是时候简单地纵览一下这部作品超乎寻常的独特之处了!

阅读更多

Posted in App, 亨乐图书馆, 作曲家手稿, 周一发布, 指法, 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 钢琴+管弦乐队, 首印版乐谱 | Tagged , , , | 发表评论

论莫扎特的“第二重天真”(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

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
1880年生于慕尼黑,1952年逝于加利福尼亚州埃尔塞里托
© Smith College Archives

我已记不清第一次阅读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Alfred Einstein)的莫扎特传记[1]的时间了,但很有可能是我在慕尼黑大学音乐学系念书的前几个学期里。阿尔弗雷德·爱因斯坦也同样在这里学习过音乐学,比我早了大约80年。1930年代末,身为犹太人的他不得不和家人一起逃离慕尼黑,移民海外。我在网上找到了爱因斯坦之女艾娃(Eva)的一篇回忆生平往事的动人文章。这部莫扎特传记正是题献给她以及作者的夫人赫尔塔(Hertha)和作者的姐姐贝尔塔(Bertha)的:此书的卷首图里写着“献给我的‘三位女士’”,这颇有莫扎特的风格。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周一发布, 莫扎特, 钢琴+管弦乐队 | Tagged , , , | 发表评论

勋伯格的《升华之夜》:一份特别的亨乐原作版乐谱

亨乐出版社以恰如其分的方式纪念阿诺德·勋伯格的150周年诞辰:他最受欢迎的作品之一——为弦乐六重奏而作的《升华之夜》(HN 1565)终于披着原作版乐谱的蓝色封皮在今年年初准时出版。在这份乐谱的编纂工作中,我得到了最无可争议的勋伯格专家之一的支持:原勋伯格四重奏组合中的中提琴手Henk Guittart,他也以指挥的身份指挥过很多场《升华之夜》的演出。在我开始编纂工作之前,他就给我开出了一张长长的单子,列举了针对总谱的种种疑问和修正,这是他数十年来浸淫于这部作品的结果。然后在去年,我们交换了无数封电子邮件,既在总体上探讨了乐谱的文献基础,也研究了很多总谱的细节——因为我们恰恰需要在这个夹在忠于源文献和保证实用性之间的紧张地带构建出一种乐谱文本,使之既能满足原作版乐谱的标准,也能为诠释者的音乐实践提供一个理想的基础。我们将在下面的访谈中回顾此次工作历程,向大家展示为何这个任务一点都不简单。 阅读更多

Posted in App, 亨乐图书馆, 周一发布, 室内乐队, 异文, 弦乐六重奏, 数字版, 版本, 配器, 阿诺德·勋伯格 | 发表评论

埃尔加的弦乐小夜曲:亨乐原作版封皮下的春日阳光——采访Rupert Marshall-Luck

2024年的到来对G·亨乐出版社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时刻,因为我们也借这个万象更新的契机在产品目录中增加了一个新的门类:室内乐队作品。我们此前也出版过管弦乐作品,甚至一些乐队演奏用乐谱。它们的出版背景各不相同,有时是作为全集版乐谱的一部分问世,有时则是因为涉及的作品既可以作为室内乐演奏,也可以“合唱”式地演奏(比如莫扎特的《小夜曲》)。 阅读更多

Posted in 作曲家手稿, 原作版乐谱, 周一发布, 埃尔加, 异文, 弦乐队, 记谱, 首印版乐谱 | Tagged , , , , , | 发表评论

等待会有回报——关于莫里斯·拉威尔的G大调钢琴协奏曲

莫里斯·拉威尔(1875—1937)

当亨乐出版社于2008年筹划为拉威尔的钢琴和室内乐作品出版新的原作版乐谱时,最初的愿望清单里就有G大调钢琴协奏曲的钢琴缩谱。为什么是2008年?因为自2008年1月1日起——即作曲家逝世70年之后——,他的作品就在大多数国家进入了公版领域。但偏巧在法国,对拉威尔作品的版权保护还一直存在,因为根据当地的换算方式,第一次世界大战令版权保护延长了6年又152天,二战又令其延长了8年又120天。这使得拉威尔在1920年12月31日之后出版的作品直到2016年5月1日才进入公版领域,而该日期之前发表的作品则要到2022年9月22日才不再受版权保护。 阅读更多

Posted in 作曲家手稿, 原作版乐谱, 周一发布, 新文献, 玛格丽特·隆, 莫里斯·拉威尔, 钢琴+管弦乐队, 首印版乐谱 | Tagged , , , | 发表评论

“年复一年”——作为新机遇的再版工作

正如圣婴每年都要在圣诞节降临一次,每种亨乐原作版乐谱——尽管频率没那么高——每隔几年都会重新回到敝社编辑的案头:因为当前版次的乐谱售罄之后,我们就必须安排再版(本文标题中的《年复一年》【Alle Jahre wieder】是德国家喻户晓的传统圣诞歌曲——译者)。借此机会,我们会再一次细致地通读原作版乐谱的内容,订正可能存在的已知排印错误(是的,亨乐的乐谱也有错误——但不会长存!),并且在必要时对版面设计做出这样或那样的改进。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得到了一个机会去回应那些批判性的质询。尤其是涉及经典作品时,我们的读者们总是会发来这类质询——在我看来这是一件足够令人兴奋的事,所以请允许我以舒伯特的弦乐五重奏D 956(HN 9812)为例为您介绍我们在再版时所做的工作。 阅读更多

Posted in 周一发布, 异文, 弦乐五重奏, 舒伯特 | Tagged , , | 发表评论

“自由但孤独”——一首不同寻常的奏鸣曲及其新版乐谱

本期博客介绍的是全新问世的原作版乐谱HN 1572,它从很多角度看都非常特别。首先从标题页开始:亨乐之前出版的总谱版乐谱中,还从未有过封面上同时出现三位作曲家的名字的情况——阿尔伯特·迪特里希、罗伯特·舒曼、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众所周知,书不可貌相,因此我们要认真地看一看其中的内容,更加具体地了解这部不同寻常的集体创作的结晶——为小提琴和钢琴而作的F. A. E.奏鸣曲——的诞生过程。

要讨论这一话题,没有哪位专家比新版乐谱的编者Michael Struck博士更合适,他担任基尔约翰内斯·勃拉姆斯作品全集编纂组的主要负责人直到2018年,之后也一直以荣誉职员的身份参与相关工作。此外他还精通罗伯特·舒曼的全部作品。我邀请他做了如下访谈。 阅读更多

Posted in 作品诞生过程, 勃拉姆斯, 周一发布, 约瑟夫·约阿希姆, 舒曼, 钢琴+小提琴, 阿尔伯特·迪特里希, 题献 | Tagged , , , , , , | 发表评论

一个困难的案例:原作版乐谱中的肖邦b小调奏鸣曲op. 58

弗雷德里克·肖邦 (1810–1849)

弗雷德里克·肖邦的b小调钢琴奏鸣曲op. 58是他的最后一首钢琴奏鸣曲,其中充满了令人欣喜的音乐元素。间或有苛刻的音乐分析家嫌弃它有些臃肿的曲式,但对我个人而言,b小调钢琴奏鸣曲是一部十足伟大的钢琴作品。可惜它同时也十分有难度:对演奏技巧的要求极高,业余钢琴爱好者在弹奏时很快就会撞上自己的上限(因此在这里放上迪努·利帕蒂的录音)。而从编纂的角度来看,这首奏鸣曲也同样很有难度。作为这部作品的全新原作版乐谱(HN 871)的编者,这种情况有些始料未及。

阅读更多

Posted in b小调钢琴奏鸣曲op. 58(肖邦), 作曲家手稿, 周一发布, 弗雷德里克·肖邦, 版本, 钢琴独奏, 首印版乐谱 | Tagged , , | 发表评论